內卷作為當下輿論場中的熱詞,最近在各行各業掀起一股討論熱潮?!皟染怼保╥nvolution)屬于舶來詞,原本是農業經濟學中的一個詞匯,近年來,這一概念逐漸被引申到社會學、管理學、教育學等諸多領域,內涵愈加豐富。

       內卷的本質是一群人爭奪有限的資源,資源不變,當每個人都付出更多成本去爭奪資源,內卷現象就更嚴重。打個比方:一群人站在戲院看戲,如果前面的人想要多看一點,踮起了腳,那么后面的人也得踮起腳,最后所有人都踮起了腳??吹臇|西沒有變化,但是所有人都踮起了腳,比之前更累了,也因此,大家付出了更多的精力。甚至,引發了惡性競爭和持續內耗。

       旁邊新戲院嗅到了因為看戲環境引發的觀眾“內卷現象”,于是裝修時特意安裝了帶有梯度的座椅,讓大家不必踮起腳也能看到舞臺全貌。剛一開張就生意火爆!老戲院終于意識到:除了演出本身,觀眾的舒適度和環境同樣重要,于是他準備安裝帶有棉墊的梯度座椅。

       你看,其實廣義的內卷本質不分好壞,即使它掀起了爭奪和內耗,但它也同樣促使進步和創新,讓一批人發現一批人的本質需求。然而“內卷”現象落到教育行業,仿佛就變成了一個“十惡不赦”的問題。

       中國每年每個地區好大學的招生人數基本都是固定的,原本大家一周只需要上五天課,每個學校都有一定的人數進好大學。突然有個學校利用周末時間為學生增加補習,最終這個學校的考生高考成績亮眼,擠占了其他學校名額。其他學校因此慌了,督促學生增加補課學習,家長也開始給孩子報名很多課外輔導班。這個地區的“教育內卷現象”伴隨著家長的焦慮和高考的殘酷顯現出來了。

       哪里有需求,哪里就會有市場。因為市場的需要,家長的迫切,孩子對優質教育的渴望,不少課外輔導機構如雨后春筍般破土而出,落戶在大街小巷。有意思的是,在成規模的補習機構中也會出現“內卷”現象,通過內耗與競爭,最終留下來的,一定是經歷了血雨腥風和市場的優勝劣汰。但往往在這個時候,會有無數人站在道德的制高點譴責那些給學生留作業的課外班,給孩子報11個補習班的家長,而把本地學生乃至學校對于高考名額爭奪的“內卷現象”忘得一干二凈……

       從1982年到2017年,我國就業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由5.8年提高到10.2年。其中,大專及以上文化程度者所占比重由0.9%上升到19.5%;小學及以下文化程度的比重由62.6%下降到19.2%。

       對于大部分普通人來說,高考仍然是改變人生和命運的最佳方式。為了搶奪有限的優質資源,學生、家長、學校存在的“內卷現象”與教育行業的內卷現象并無差別。盡管它很殘酷,卻也在一定程度上促進了發展。我國歷史上的“科舉制度”,雖然束縛了知識分子的思想,不利于科學文化的創新;但它也讓廣大庶族通過科舉入仕做官,給封建政權注入了生機與活力。

       “惡性競爭”、“持續內耗”在幾年的后的今天被網絡賦予嶄新的皮囊——“內卷”,于是不少專家學者站在制高點宣判內卷帶給行業的扭曲和改變……其實每一種現象的形成都有其形成的原因和客觀環境。“內卷現象”本身不應該因為領域的不同被妖魔化,反而應該引起重視和警惕的,是如何避免、戰勝和克服內卷現象帶來的惡性循環和無法自拔。“內卷”本身根本不值得一提,而破解內卷的方式,制定規避內卷現象發生的規則,才是真正值得我們關注的!

       在時間的進程中客觀、辯證地看待一個問題,這不正是我們應該教給學生的嗎?